金華新聞網首頁

首頁 > 新聞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2021年,你的夢想關鍵詞是什麼?

2021-01-12 09:37:05

來源: 金華日報

作者: 汪蕾 季俊磊

  金華新聞客户端1月11日消息 金華日報記者 汪蕾 季俊磊

  生活,需要儀式感。舊的一年離開,新的一年到來,適合回顧,也應當展望。

  每個人,都有屬於自己的角色,也都在積極面對。剛剛步入校園的孩子,拼音、算術都會了嗎?即將離開象牙塔的大學生,你準備好了嗎?“三十而已”的90後,工作還好嗎?“五十知天命”的成功人士,在想些什麼?


  進入2021年,你們會有怎樣的新年關鍵詞?



  快快長大:不再需要訂正本


  8歲的小晴説到2021年的新年願望,癟了癟嘴,“哇”地一聲哭出來:“想讓爸爸早點回家!”然後,她委屈巴巴地掉起了眼淚。

  義烏的小晴是某外國語小學的二年級學生,雖然成為小學生已經一年多,她有時還是不習慣——怎麼自己就忽然長大了,不再是可以跟在爸爸身後的“小尾巴”?

  小晴的爸爸是一名建築工程師,常年奔波在各地。上小學前,小晴是爸爸的“跟屁蟲”,每到假期,她和妹妹就會跟着媽媽一起到爸爸所在的工地,那也是一家人團聚的日子。上學以後,持續了多年的生活規律改變,這意味着,小晴和妹妹小欣已有近半年時間未見到過爸爸。

  小晴的媽媽性格很開朗,生活中與兩個女兒相處成了姐妹。不過,大女兒上學後,她也感受到了角色的變化。“小時候,你只需要帶好她們,不要受傷,快樂長大。上學了,雖然不要求孩子樣樣拔尖,但總歸希望她能越來越好。”她説,因為小晴的爸爸常年不在義烏,她需要承擔更多角色。“他在外地打拼很不容易,我就更要讓他沒有後顧之憂。可是,有時候總讓自己感覺到力不從心。”

  小晴的爸媽是大學時期的學生情侶,經歷了戀愛的甜蜜、婚姻的體驗,再到“奔四”年紀的育兒,兩人的愛情已經已經進入第15個年頭。“經過不同的人生階段,越來越感受到每個階段都要做好自己。”

  而此時,小晴媽媽對女兒的要求就是做好一名小學生。小晴活潑好動,不但從小學舞蹈,還學武術。因為是家裏小輩中最小的孩子,從小她與妹妹就是天真爛漫地快樂成長。如今,小晴卻有了成長的煩惱——

  剛上小學時,老師對小晴的評價就是:很聰明,但是坐不住。或許因為難以沉下心來,小晴學東西很快,但忘得也快;做作業時,也總是坐下不到5分鐘就想起來玩;特別是數學,幼兒園裏就會的加減法,到了作業本上就成了老大難。每到作業輔導時間,小晴媽媽都會感到頭疼。

  她給女兒準備了一本訂正本,每回簡簡單單的數學問題就能抄上一整頁。“還是粗心、坐不住的問題,問她啥都會,就是最簡單的加減出錯。”小晴自己也知道,在班裏,她的語文很好,但數學卻只能拿到“及格以上、良好不到”的成績。

  上星期的語文課上,老師給同學們佈置了一篇小作文:《我的新年願望》。小晴在作文的最後寫了這樣一句話:我想要快快長大,全部算術都會做,不再需要訂正本,然後,我就長大了,可以跟着爸爸一起工作。老師在作文後給她畫了一顆五角星,寫了7個字:“加油!老師相信你!”


  穩中求新:與無人機“並肩作戰”


  去年,在中國無人機產業創新聯盟主辦的全國無人機技能大賽上,金職院信息工程學院大三學生施文俊以6分零8秒的組裝無人機成績獲得二等獎。21歲的施文俊,今年6月即將畢業,新的一年,他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:穩中求新。

  施文俊是金職院蜻蜓無人機協會社長、AI創客工坊核心成員。“畢業前,我會根據自己的實際操作經驗編寫一套無人機應用方面的教材,留給學弟學妹們參考;畢業後,準備找一份有關無人機方面的工作,興趣與事業相結合。”施文俊對未來的規劃思路清晰,既不侷限當下,也不好高騖遠。

  2018年9月,施文俊入學金職院時就被無人機表演方陣所吸引。“大一下學期,以第一名的成績通過選拔進入創新班,毫不猶豫選擇了無人機方向。”施文俊室友潘琦越打趣説,他就差抱着無人機睡覺了。

  2019年暑假,施文俊以大一新生的身份破格參加全國大學生電子設計競賽。“那次比賽,因為一個焊點的疏忽,遺憾地與獎牌失之交臂。”施文俊很失落,但隨之轉化為動力。從那之後,工作室成為他每天待得最久的地方。一次次焊接練習,一遍遍焊點檢查,施文俊對無人機上的每一個元件、焊點、線路都爛熟於心。

  去年,施文俊以紮實的專業技能、創新的電路設計、出眾的飛行操作能力再次入選競賽團隊。“哪裏跌倒就要從哪裏爬起來。”這是施文俊報名比賽前對自己説的話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他與團隊成員通過一遍遍的訓練,獲得了全國無人機技能大賽團隊二等獎、“工業4.0智能硬件裝調與應用”大賽團體三等獎以及浙江省“TI杯”大學生電子設計大賽二等獎等多個獎項。

 

  “參加比賽,只是作為檢驗自身無人機技能的手段,我們真正要做的是用所學知識回饋社會。”研究無人機的過程中,施文俊發現無人機鋰電池經常存在過度充電放電的情況,他結合自身專業,引入嵌入式技術,在鋰電池中加入智能控制芯片,創新研發了一套能同時管理多組鋰電池充放電環節的智能監控系統,這一創新能為企業至少減少20%的維護成本。

  作為蜻蜓無人機協會的負責人,施文俊經常帶領社員們,利用課餘時間,開展社會服務,並主動聯繫了學校周邊小學與社區,為小朋友們帶去一堂堂有趣的航模課。目前,協會已與市青少年宮、榮光國際學校、湖海塘社區、南苑社區等12家學校和社區達成合作關係。

  施文俊每到暑假就加入暑期社會實踐團隊,前往金華各縣(市、區)開展農田植保、無人機巡河、視頻拍攝等實踐服務。他還帶領團隊成員飛過新疆、西藏等8個地區。他説,無人機已經成為他生命中的重要部分,未來還將繼續與無人機“並肩作戰”,飛遍祖國的大好河山。


  期待美好:朝人生下一階段努力


  2020年夏天,電視劇《三十而已》火了。這部劇最不真實的地方在於,大多數人到了30歲,沒有王漫妮的美貌、顧佳的能力、鍾曉芹的户口,卻擁有了她們三個人的所有煩惱。三十而立的劉毅也是如此,但他相信未來有陽光。

  憑着多年努力,劉毅在今年元旦買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房,約60平方米。“畢業已經6年,一直靠租房生活,總感覺缺少一種家的感覺。”劉毅説,雖然房子面積不大,但總算靠自己的努力撐起了一個家。這是他邁向嶄新生活的第一步。

  劉毅是個農村孩子,一畢業便回到金華工作。“雖然我家離市區只有個把小時的車程,但是總想在市區安家。”朝着這個目標,劉毅省吃儉用。

  “我在房間裏的時間不多,除了睡覺,其實大部分時間都在單位工作。”劉毅租住的出租房陳設簡單,對他而言,出租房如同旅店,而自己只是過客。他也曾想過好好裝飾一番,但總覺得出租房缺少家的感覺,不能隨心所欲地改造。而現在,他腦海中已經有了新房的裝修方案。

  去年年底,劉毅邂逅了愛情。“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,對我很好,還常常會給我送來各種好吃的。”説着,劉毅臉上露出了羞澀的笑容。他也會在週末為女友做飯,如今已經累計做了50多道菜,道道不重樣。

  “雖然愛情很美好,但該有的硬件必須跟上,才能讓愛情走得更長遠。”劉毅説,曾經感覺壓力很大,如今買了新房,心理負擔小了很多。

  “我和她的感情慢慢升温,彼此愈加信任。”無論是感情還是經濟基礎,劉毅都對未來充滿信心。他説,如果不出意外,今年便能與女友修成正果,一起住進温暖小窩。


  幹勁十足:“天命之年”依然相信“歲月如歌”


  五十而知天命。不過,即便是到了“奔五”的年紀,老楊還是覺得自己很年輕。“歲數根本就不算什麼嘛!心態決定一切。”

  2020年,是東陽紅木經營者老楊從業的第27年。年初,紅木廠升級改造,註冊了全新品牌;年末,兒子小楊結婚,與新婚妻子搬進了老爸為他們置辦的新家。楊家這一年,可以説是喜事連連。

  恭喜之餘,村裏人對於老楊與妻子的決定都感到困惑:在村裏,老楊一家的條件算是不錯,如今兒子結婚了,在杭州有一份不錯的工作,他家原來的紅木傢俱廠已經很穩定,老楊妥妥地可以“提前退休”,為何要在這時選擇創立新品牌,去迎接全新的挑戰?

  “當然不是想錢想瘋了,而是我覺得,人不能認老服輸。”老楊説,雖然自己已經52歲,但聯合國都説了,65歲前都是青年人,憑啥就該“享清福”。“人嘛,不管多大,只要還幹得動,就得闖。”

  老楊的奮鬥故事,與熱播劇《大江大河》中的楊巡一角很像。出生於上世紀60年代的老楊,沒有吃過老一輩“三年自然災害”的苦,但日子過得並不富裕。那時,山坳坳裏的日子很窮。老楊的父親吃苦,母親能幹持家,但一家兄弟姐妹6人還是日子過得緊巴巴。“我是家中老五,小時候,過節前,母親總是要在家裏彈棉花做棉被,然後拿扁擔挑着,過金華、蘭溪、衢州,一路走到江西賣被子。這樣,到了過年家裏才能開葷吃肉。”雖然父母都沒有文化不識字,但老楊兄弟姐妹每一個都讀到了高中。

 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,老楊打小苦怕了,自然也格外會闖。老楊在村集體企業做過工人,改革開放後,他是第一批做批發生意的,遠到北京、西安、廣州,近到建德、縉雲,做過服裝生意,搞過建築工程,積累了本錢後回到老家辦紅木傢俱廠。

  “我這一輩子,好像從沒停下來過,一直在折騰。”老楊説,正因為這樣,自己的日子越過越好。從兩間泥房,到兩層樓水泥房,再到帶店面的5層樓,如今又給自己和兒子在城裏添了新房。“幸福,就是折騰、奮鬥出來的。”

  老楊是個老港劇迷,他用港劇《衝上雲霄》主題曲《歲月如歌》裏的一句歌詞展望自己的新一年:天氣不似預期,但要走總要飛。“無論何時何地,想要飛就要拼。”